家長最擔心孩子的午休安全 羊城晚報記者 王俊偉 攝
  大部分學校表示停止收費後將暫停午休托管服務,而校外托管中心大多無安全保障
  學校認為政府購買午休服務是最好的解決方法
  19日,廣州市物價局下發通知,全面取消小學生午休管理和課後托管費。備受爭議10年的小學生午休費終被叫停,但也給家長帶來了困擾——取消午休費,是否等於取消午休?學校不能午休,中午無家可歸的孩子怎麼辦?
  20日,羊城晚報記者採訪瞭解到,一旦沒有午休費,多數學校將暫停午休托管服務,而政府購買服務是他們一致看好的做法。
  小學生午休一直存在監管真空。按照相關規定,學校並沒有承擔學生午休的責任和義務。從目前廣州的情況來看,並非所有學校都有午休托管服務。記者瞭解到,這些無法在學校午休的學生,多數流向缺乏監管的托管中心,還有不少流落街頭,他們的健康、衛生、安全等存在著極大隱患。
  焦點1
  午休費是不是亂收費?
  小學生午休費在省內已存在多年,雖然不是一項強制性的收費,但一直被詬病。爭議的高潮發生在去年,有珠海家長在網上曝光,投訴學生中午趴在課桌上休息,卻要每天交午休費,“這是亂收費。”一時間,社會輿論對午休費進行“口誅筆伐”。
  不過,當時午休費得到了教育部門“撐腰”。廣東省教育廳稱在調研中發現,由於大多數小學生家長為“雙上班族”,中午無法接送孩子,但個體學生托管服務機構良莠不齊。絕大多數小學生及家長都希望由學校統一管理。
  為此,2009年廣東省物價局、省教育廳、廣東省財政廳、廣東糾風辦聯合出台了《關於進一步規範中小學服務性收費和代收費的通知》,讓午休費合法化。
  如果一塊錢能在學校解決孩子的午休問題,部分家長認為合情合理。不過,也有部分家長表示反對,義務教育就該全免費,不能再有其他名目亂收費。但當時教育部門明確指出該規定符合當時國家治理教育亂收費有關要求和廣東的實際,也符合2010年發佈的《國家發改委、教育部關於規範中小學服務性收費和代收費管理有關問題的通知》中的相關內容。
  然而,一年之後,廣州市物價局通知取消午休費,據稱執行的是廣東省教育廳、廣東省發改委等五部門《轉發教育部等五部門關於2014年規範教育收費治理教育亂收費工作的實施意見的通知》。然而,記者查閱了教育部等五部門的這份通知,卻發現當中並未提及治理午休費亂收費的字眼,這會不會是廣州市物價部門領會錯了精神呢?
  焦點2
  學校該不該管午休?
  在午休費的爭議中,學校認為自己最冤枉,因為學校並不想賺這筆錢。有小學校長告訴記者,目前他們學校安排了160多個老師專門負責看管學生午休,每個老師每周負責兩三天。“每天補貼15元,還要扣稅,還不如街邊一個看單車的管理員。”
  “很多老師不願意看管學生午休,是學校硬性安排分配的。”該校長說,學生在校午休,學校責任實在太大了。
  這位校長說,首先,目前並沒有法規規定學校中午必須看管學生,午間和課後時段,學校和教師對學生不負有監護義務。其次,如果要老師進行額外勞動,收取一定費用是合理的。再者,學校為學生管理加大投入,成本該由學生家長承擔。
  “如果取消午休費,政府又不補貼,那我們就只能停止午休。”採訪瞭解到,這幾乎是大多數學校的心聲。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校長質疑,財政撥款的每一筆費用都有明確用途,去哪裡找錢來填補午休費這個坑?老師也是人,中午也要休息,如果讓孩子在學校午休,但又沒有老師看管,學生髮生什麼意外,誰來負責。
  文德路小學副校長肖宇勇表示,“學生中午在校休息,安全有保障,睡眠有保障,不走出校園肯定是利大於弊。”
  焦點3
  午休費能不能政府埋單?
  既然多數家長都希望學校能管起孩子的午休,而學校必須有午休費才能維持下去,但相關部門取消午休費,那該怎麼辦?
  廣州市人大代表、龍口西小學校長尚國銀,多次提出學生午托問題,但並未引起重視。他表示,由於缺乏規範管理,目前廣州學校午托處於無序狀態,安全隱患很大。大部分學校都為小學生提供了午休托管服務,但有部分學校提供不了床位,只能讓學生趴在課桌上睡,但這樣其實不安全,很多學校並不太想給學生提供午休。
  對於這次物價部門禁令,尚國銀感到有些憤怒。“政府部門不能這樣通過行政命令‘一刀切’,說取消就取消。”
  尚國銀說,不收午休費可以,但相關部門提出解決方案。“不能光發文件不調查研究問題。”他說,取消午休費應該有個過渡期,明確到底哪個部門來管理學生的午休問題。
  “建議教育部門、物價部門、工商部門一起協商,問題怎麼解決。”尚國銀認為,現在既然午休費被認為是亂收費,那麼政府就應該承擔起這個責任,而不能強加給學校,可以通過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來解決學生的午休問題。“政府並不是拿不出這個錢,我們的公共財政完全有能力來承擔。”
  這一提議也得到了肖宇勇的贊同,“如果政府能培訓一些阿姨上崗,走進學校代替老師看管學生午休,這樣也能減輕老師的壓力,不失為一個好辦法。”他說,再窮也不能窮教育,如果用納稅人的錢來造福學生,相信市民是支持的。
  記者短評
  事關民生需求 不應只求無錯
  在中國社會,談錢傷感情。同樣,收費也會壞了規矩。所以,備受爭議的小學生午休費,出於規範還是被禁止。對此,不知該點贊,還是吐槽,因它留下的“尾巴”實在太長。
  長期以來,教育亂收費備受詬病。但此前,午休費並未被界定違規,而是根據實際需要制定的一項收費。學生自願留校午休,學校付出勞動幫忙看管。你服務,我埋單,這合情合理。
  曾經認定午休費不是亂收費的有關部門,如今也改了口風將其列入違規範疇,並“一刀切”改邪歸正。他們並沒有想到,一旦取消午休費,學校可以甩手不乾的,學生卻只能流落街頭,一聲令下,貌似果斷,實則草率,完全未考慮到民眾需求。
  不知物價部門是如何定義“亂收費”的,在我看來,午休的收費和停車費之亂相比,後者的民憤遠遠大得多。至少,每個學生一元錢的收費,對學校來說,是成本的局部彌補,對家長來說,是一種安全保障。
  建議物價局在領會教育部精神之前,應先界定何為民生訴求,何為真正的社會亂象。如果僅僅因為收費標準沒法統一,沒法監督,就乾脆全部取消,那基本上就是罔顧學生利益,只求自身部門無過錯的做法了。(羊城晚報記者 陳曉璇) 編輯:冉丹
(原標題:廣州叫停備受爭議10年小學生午休費 家長仍困擾)
(編輯:SN089)
創作者介紹

放假

pxinju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